女子懷孕8周產檢發現肚裏多了1個胎兒,醫生說竟是因為.......

作者:Yilia    發表日期:2018-06-07 09:47:10

奢華氣派的總統套房。

從門口進來,散落在地毯上的物品看起來亂七八糟。

高跟鞋。

皮帶,男款?領帶、白色襯衫。

床邊,散落着錚亮的意大利定製皮鞋,米黃色小禮服,黑西褲……

加大的豪華雙人床上。

熟睡的女子神情沉靜、五官清純精緻,膚若凝脂;海藻般的烏黑髮絲柔柔地披在枕頭上,身上蓋了條毯子,暴露在外如白玉般的圓潤香肩上有幾處青紅色的淤痕,看起來格外刺眼。

女子身旁睡着一個男人,他蜜色的長臂隔着毯子摟住女子的腰肢,毯子的一角正好1遮住重要部位,身體肌理優美大長腿,身材絕對是完美的黃金比例。

「唔……」

夢中,女子微蹙着眉嚶嚀了聲,慵懶地翻了個身,繼續睡。

而向來淺眠的男人聽到動靜,倏地睜開眼睛,敏銳察覺到身邊有人,他猛地坐起來。

銳利冷眸微眯,看着身旁睡了個陌生女子,身上儘是他留下的印記。

他如墨的眸子掠過一絲幾不可見的波動,那張如鬼斧神工雕塑的俊顏卻沒有一絲表情,讓人猜不透他內心在想什麼……

……

不知過了多久。

原本熟睡的女子悠然轉醒,緩緩睜開雙眼,伸了個懶腰。

目光不經意瞥見床上的男人——

「啊!!!」安小兔尖叫着滾下床。

「你你你……你是誰?」她聲音顫抖問,用毯子緊緊裹住自己,又憤怒又害怕。

看到床上突然出現了個陌生男人,她腦子頓時一片空白,無法思考。

「唐聿城。」男人聲線冷硬答道,那俊美妖孽的冰冷臉龐不帶一絲情緒。

「不是……我沒問你……等等我們……我們昨晚沒……」安小兔語無倫次的話被男人打斷:

「發生了。」他冷道。

安小兔一愣,然後紅了眼眶,抽噎了幾下,忍着想哭的衝動,「你沒什麼病吧?」

「第一次。」唐聿城冷道,深邃幽暗的眼瞳眸光流轉。

「你……」安小兔怒瞪着他,直接說沒有不就行了,誰想知道他是不是第一次啊。

目光不小心瞥到他下半身的甦醒,蒼白的小臉瞬間紅如血染,嚇得她連忙移開視線。

媽呀,那啥也太太太大了吧。

他能不能把衣服穿上再說話?

「我會負責的。」男人又突然丟下一句話。

「啊?」安小兔反應不過來,一雙柔亮水潤的眸子呆呆地看着他。

「和你結婚。」他解答她的困惑,看着她呆萌的樣子,如墨的眸子暗了暗。

「不不不。」安小兔連忙擺着手,忍痛故作瀟灑道,「反正現在都是21世紀了,大家也都是成年人,你心裏過意不去就當一場夢,不用對我負責,真的。」

天知道她以前是很鄙視這種事情的。

雖然他長得很好看,近乎人神共憤的程度,可她才23歲,還沒玩夠呢,她計劃是28歲左右結婚的。

唐聿城聽着她的話,不悅地蹙了下眉,風華絕代的冷漠俊顏掠過一抹冷銳凌厲。

看了眼時間,口吻很強勢說道,「半個小時後我們去民政局。

安小兔立刻被他的話氣得『蹭』地跳起來,精緻的小臉漲紅,怒聲道,「要去你自己去,本小姐5年內都沒有結婚的打算。」

通常這種情況,男人不是急着甩鍋,早就溜得沒影了嗎?

這男人有病,不按牌出牌。

「我只是通知你,並非徵求你的意見。」唐聿城微微一眯眼眸,冷聲嚴肅道。

「你是不是有病啊?我都說了我目前不、打、算、結、婚!!!你想結婚,去找個同樣想結婚的女人。」安小兔氣得快要吐血了。

喵的,睡她一夜還不夠,還想合法睡她一輩子。

做夢!

就在兩人僵持不下時。

門鈴突然響起,安小兔嚇得一溜煙躲了進浴室。

唐聿城從容不迫找了件浴袍穿上,才走去開門。

「先生,你要的東西。」一名身穿酒店制服的年輕男子將幾個袋子叫給他。

「嗯。」男人點了下頭。

重新關上門後,他提了兩三個袋子走到浴室門外,敲了下門。

「衣服,拿去。」

安小兔猶豫了幾秒鐘,才提心弔膽打開一點門縫,拿了東西後立刻把門關上。

泡在浴缸里,安小兔看着身上的淤青,覺得屈辱、委屈、傷心……

但想哭卻怎麼也哭不出來。

她記得好像昨晚來酒店參加學校舉辦的慶典宴會,校方邀請了一些歷年來捐助學校的名流貴胄,然後她喝了些酒,感覺有些難受,去休息室休息會兒……

之後發生什麼事,她都不記得了。

半個小時後。

安小兔梳洗完畢,忍着兩腿間的酸痛,衣裝整齊從浴室走出來。

看到一個身材高大挺拔,穿着白襯衫黑西褲的俊美男人坐在單人沙發上,修長筆直的雙腿隨意交疊起來,姿態優雅而高貴,全身散發着冷漠而尊貴的強大氣場。

媽呀,哪裏來的這麼風華絕代、俊美如斯、如神一般的男人。

安小兔一時看呆了,有些反應不過來。

直到男人走到她面前,說道,「走吧。」

「你干、幹嘛?」她眨了眨眸子,呆呆地問。

「去領證。」

兩個字,如魔咒般讓安小兔立刻清醒過來,有些不可置信看着他。

這這這衣冠楚楚、宛若神祇的男人是剛才那個不穿衣服的混蛋?

「我說了,我目前不結婚,也不會跟你結婚的。」她堅定道。

雖然他長得非常俊美。

但是,腦子進水的傻子才會貿然和一個陌生男人結婚呢。

「理由。」他問。

「我還沒玩夠,還沒賺錢買買買,還沒去普羅旺斯、還沒看北極之光、沒去巴黎、柏林……一旦結婚,接着就是生小孩兒,就得在家帶孩子,還要伺候丈夫,想去哪兒都不方便,所以28歲之前我都沒打算結婚。」

她的想法是趁着年輕,該玩就玩,不然結婚了就玩不動了。

因此,她才不要那麼早跳入婚姻的墳墓。

「我有顏有錢有權體力好。嫁給我!整個京城你可以橫着走。婚後,千億財產全數上交隨你花;孩子生或不生你決定。」

他冷靜如若,如在戰場談判般,拋出誘人的閃婚條件。

安小兔聽得目瞪口呆。

這麼好?

財產千億?

他該不會是滿口謊言的騙子,想拐騙有點姿色的她,賣去地下拍賣場供人拍賣了吧。

「你條件真有這兒好?」她訥訥地問,小臉滿是質疑。

「對!你只需要養精蓄銳,每天晚上把我伺候舒服就行了。」他補充了一個條件。

「你說的要麼是假的,要麼就是你腦子有坑。」她得出結論。

她覺得這個男人絕對是瘋了。

再說,要真有他說的那麼好,再加上他這副完美無可挑剔的長相;那想撲倒他的女人絕對猶如過江之鯽,哪還需要逼自己跟他結婚。

唐聿城無視她罵人的話,大掌握上她的細軟腰肢,懶得和她做爭辯。

「等等,你帶我去、去哪兒?」

安小兔掙扎着緊張問,卻掙不開腰間他大掌的束縛。

「民政局。」他打開門。

「不!!!」安小兔立刻使出吃奶的勁兒,死死地抱着門板,抵死不從道,「我不嫁,我不要結婚;先生,我是根正苗紅的好女子,求你禍害別人去。」

靠!她說了這麼多,這男人怎麼就是油鹽不進啊。

再說了,閃婚的,百分之九十九都以離婚收場。

唐聿城沉默幾秒——

突然無比嚴肅道,「昨晚是你主動撲倒我的。」

「什麼?」安小兔跟不上他思維的跳躍節奏。

「你必須對我負責。」

安小兔目瞪口呆,感覺自己的世界觀被F5鍵刷爆了。

喵的

明明是她吃虧好嗎?

這男人不僅腦子有坑,還湊不要臉的。

安小兔憤怒辯解:「你剛剛還說你會負責的,這就說明……」是你睡了我。

「好,我會對你負責。」唐聿城打斷她的話,冷硬的唇微微勾起一絲誘人沉淪的弧度。

「不是……等等,我沒讓你對我負責。」安小兔焦急喊道。

靠!這都什麼跟什麼啊啊啊啊!!!

「兩個選擇:一、我對你負責;二、你對我負責。」他深邃俊美的臉龐面無表情冰冷道。

「我選三,第三!!!」

「第三:我上法庭告你。」

安小兔「……」

她可以罵髒話嗎?

閉眼,深吸一口氣,她咬牙道,「你認為有人會相信你說的這種荒謬的事?我告你還差不多。」

誰會相信一個小女子能撲倒一個身高目測有一米九+的男人?

「我是異性過敏症體質,直接觸碰女人肌膚會產生過敏反應,沒人會相信我會冒着過敏的危險去強碰一個女人;你可以試試上了法庭,誰會勝訴。」唐聿城語氣穩握勝券,唇角帶起一絲冷笑。

「那麼說我們昨晚什麼也沒發生咯?」安小兔驚喜道。

他不能直接接觸到女性的皮膚,那麼……

「你是第一個我能碰的女人。」他無情地打破她的幻想。

「不不可能……吧。」安小兔呆呆地道。

媽呀,這可不是踩了狗屎運,而是踩了狗屎啊。

「要麼結婚;要麼上法庭,上了法庭你就知道可不可能了。」

看他這麼自信,安小兔原本很堅定的信念,開始動搖了,心底隱隱不安。

從他舉止談吐間散發的貴族氣質可以看出,這個男人不是有錢就是有權,真要上了法庭,她的勝算估計很渺茫。

「我、我家欠了很多債,我要幫還債,還不能嫁人。」安小兔胡亂扯了個謊言,希望能嚇跑他。

「多少?」唐聿城言簡意賅問。

「五……」安小兔止住了聲音,陷入了沉思:說五十萬?好像太少了,五百萬?

「五千萬,我家欠了五千萬債,還有一些小的債數沒統計。」

這樣應該能把他嚇跑了吧。

「我等會兒讓人開張七千萬的支票送過來,夠嗎?」男人豪氣沖天撂下話。

酈都小區

一輛黑色勞斯萊斯緩緩停在小區大門旁,尊貴霸氣的外形引來行人的注目。

安小兔戰戰兢兢走下了車,就聽到車上傳來男人不容置喙的聲音,「十五分鐘之內拿到戶口本下來。」

「知、知道了。」

安小兔雙手攥緊了包包,聲音帶着哭腔顫抖說完,手裏握着一張不知真假的七千萬額度支票,走進小區……

剛回到家打開門,安母就立刻從沙發上站起來,走到安小兔身邊。

又生氣又擔心責備道,「你這丫頭昨晚一夜未歸也不知道打個電話回來,是想急死我跟你爸是嗎?」

「對不起媽,我、我……」安小兔紅了眼眶,為了不讓母親擔心,她扯了個謊解釋道:

「我昨晚去參加學校舉辦的慶典宴會,宴會結束的時候,已經很晚了,我擔心一個人坐夜車不安全,就在酒店住了一晚,想着你和爸估計已經睡了,才沒打電話……」

「真是的,這麼大個人了,說你兩句還哭了,以後不許像昨晚這樣了,知道嗎?快去洗把臉,媽煲了湯。」安母看女兒完好無缺站在面前,懸了一整晚的心終於放下了。

女兒可是她和老公的心頭肉,只要她安然無恙,什麼都好。

安小兔想到小區門外那個男人,咬了咬玫瑰色的唇瓣,道,「媽,我……學校要辦一些轉正的資料,我回來拿戶口本的。」

安母是個思想有些傳統又中規中矩的人,覺得女孩子工作是當老師是件很值得自豪的事,雖然工資不是很多,不過假期多,工作也沒那麼累,女孩子就該這樣,舒舒服服的。

雖然今天是周六,但聽安小兔這麼說,安母不疑有他立刻說,「你等會兒,媽去給你拿啊。」

說完,匆匆轉身回了房間。

安小兔看着母親的背影,眼眶濕潤,心裏快要內疚死了。

長這麼大,還是第一次對她媽媽說謊,還一連兩次。

因為女兒說是工作的事,安母很是積極,沒兩三分鐘就拿着戶口本出來了。

「拿去,辦完事趕緊回來,媽把湯給你溫着。」

正在計劃 懷孕,為成為媽媽作好準備

安小兔不舍地給了母親一個擁抱,「那我走了啊,媽!」

「去吧去吧。」安母拍了拍她的背催促。

安小兔是這樣想的,閃婚一般都會很快離婚的,她到時候就瞞着爸媽,說搬出去住一段時間,等離婚了再搬回來就行了。

唐聿城抬手看了眼名貴腕錶,說道,「遲到三十秒,以後要養成守時的好習慣。」

安小兔心底怒想:下次我遲到三十分鐘,看你能把我怎麼着?

不過她沒膽子敢這樣說,這男人隨便一個冰冷的眼神就能把她嚇得心肝兒顫了。

到了民政局,工作人員辦事效率很快。

沒多久,兩個紅本本就分別發到了唐聿城和安小兔兩人手中。

走出民政局,安小兔立刻問,「我問一下,你計劃什麼時候離婚?我好有個心理準備」

她覺得這個男人就是一時衝動,等衝動勁兒過後,就會跟她離婚了。

唐聿城幾不可見地蹙了下眉,好似因她的話而感到不悅,眸光清冷掃了她一眼,說了句:

「不能離。」

「什、什麼意思?」安小兔震驚住了。

啥不能離?

「和我結婚你還想離?」 他覺得這個呆萌的小嬌妻反應有點兒太過於遲鈍。

哈?

安小兔華麗麗懵逼了。

媽呀!怎麼感覺這是個大坑啊,還是爬不出來那種,這人怎麼這麼嚇人。

「跟我說下岳父岳母的情況。」唐聿城要求道,岳父岳母的倒是喊得很順口。

「你想幹嘛?」安小兔警惕地問。

這是要調查她家戶口呢?呃,雖然剛剛登記的時候,已經看過了。

「去拜訪他們。」唐聿城坦誠道。

「啊?不用不用。」安小兔慌忙擺手拒絕。

要讓爸媽知道她昨晚沒回家是因為跟一個陌生男人發生這麼檔事兒,然後這個傢伙還成了自己法律上的老公……

那後果不堪設想。

「快說。」他聲音冰沉而富有威嚴命令道。

安小兔抖了抖,他問什麼,她能做的就是如實回答。

一個小時後。

唐聿城和安小兔再次出現在酈都小區門前。

「喂,商量件事。」安小兔雙手握着安全帶,忍着緊張和害怕說道。

「我有名字,你也可以喊我老公。」他冷聲糾正她的稱呼。

安小兔想了想,「唐聿城,你……」

「我不喜歡別人喊我全名。」他面無表情打斷她的話。

不能喊全名,那喊聿城?

安小兔猛搖了搖頭,不行,太曖昧了,她喊不出口。

可是,喊老公好像更曖昧。

微微用力咬了下舌尖,安小兔才鼓起勇氣喊了聲,「聿、聿城……」

「喊得不是很順口,以後多練練。」唐聿城還算滿意她的表現。

「我爸媽是比較傳統的人,你等會兒能不能別說我們已經領證結婚了,我怕他們一時接受不了,到時我們就口徑一致說正在交往。」

唐聿城沉默,猜不透他在想什麼。

過了幾秒,才道,「我知道了。」

走下車,繞到副駕駛幫她打開車門,然後提着禮品陪她走進小區。

安小兔心跳飛快,腦子嗡嗡作響,有種趕赴刑場的悲壯感。

同一個小區里的街坊鄰居看到安小兔帶着個帥氣非凡的男人,紛紛好奇地圍了過來。

「小兔,這是不是你男朋友?喲~帶回家見父母了?」張阿姨曖昧地朝兩人眨了眨眼,自顧說道,「平時看你挺遲鈍的,想不到眼光還挺獨到啊,恭喜恭喜。」

「這大概就是傻人有傻福吧。」李大嬸望着身材高大挺拔、氣宇軒昂的唐聿城,語氣有些酸。

想她女兒比安小兔好看又機靈多了,怎麼就沒遇到這麼優秀的男人呢。

老天真是不公平。

「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啊?」文阿姨緊接着問。

「你男朋友在什麼單位工作的?」

「他家裏是做什麼的?」

「……」

幾個阿姨七口八舌地問,安小兔完全插不上話,只能幹笑着。

腹誹:這哪是男朋友,這分明是拐賣良家少女的人販子啊。

「不好意思幾位阿姨,我跟小兔趕時間,改天再聊。」唐聿適時替她解圍道,並將一袋高級進口糖果以及水果分給那幾個阿姨。

「好好好。那我們就不叨擾了,剛看到小兔的爸爸回來了,你們快去吧。」幾個阿姨聽他這麼說,也不好再多問什麼。

見唐聿城這麼懂事還買了喜糖和水果來分給她們,那好感頓時蹭蹭地往上升。

「你剛剛在商場買東西的時候,就料到會碰到那些阿姨嗎?」那些阿姨都散了後,安小兔有些好奇地問。

他在買糖果的時候,她還勸說不要買,說她爸媽不怎麼吃糖的。

沒想到一進小區,就碰到那幾個阿姨,正好當送人情了。

「有備無患。」他冷然回答道。

安小兔不得不承認他的細心周到。

走到家門口時,她突然感覺很緊張,很害怕,想打退堂鼓。

唐聿城看了她一眼,抬手去按門鈴。

「喂,你幹嘛?」 安小兔驚叫着想阻止但已經來不及了,她還沒做好心理準備怎麼跟爸媽說呢。

「一切交給我。」

他說完沒多久,門就打開了。

「請問你……」安母最先看到高大挺拔的唐聿城,緊接着才看到安小兔,「小兔,這位是?」

「阿姨您好,我是……」唐聿城話沒說完,就被安小兔急忙搶話,「男朋友,媽,他是我男朋友,呵呵呵~」

其實安小兔怕他亂說話,說是她老公之類的。

安母愣了好幾秒,才朝着屋裏大喊,「老公,不得了了,我們家小兔帶男朋友回來了。」

安父聞聲,匆匆跑了出來,看到女兒身旁站着個高大英俊的男人,也是愣了一會。

回過神來,安父壓下震驚,請兩人進屋,「來來,有什麼事進屋再說。」

客廳

安父坐在沙發上,神色嚴肅、一言不發地打量着唐聿城,這個男人身上的氣場太過於鋒芒強大,怎麼掩藏也掩不住,一看就知道絕非常人。

而那張冷漠俊逸的臉孔他覺得有些眼熟,可又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。

安小兔坐在唐聿城旁邊,無比緊張。

「你是我家小兔的男朋友?」安父嚴肅問。

安小兔搶答,「是,他真是我男朋友。」

「沒讓你說話。」安父責備地瞪了一眼自己的女兒,轉向唐聿城,「我要你說,是不是?」

「是。」唐聿城答道。

「名字,幾歲,什麼工作,家庭狀況。」安父一連問了幾個問題。

「唐聿城,31歲,商人;爺爺、父母健在,一個弟弟,一個侄子,家裏開了個能溫飽的公司。」他言簡意賅答道。

安父腦海里突然閃過一絲不太確定的亮光,說道,「……等等你等一下。」

說完,便起身朝書房走去。

安小兔還算滿意唐聿城的表現,只是猜不出父親想幹嘛,只能坐在一旁干着急。

過了好一會兒。

安父回到客廳,摘下架在鼻樑上的老花鏡,對妻子道,「你帶小兔去做飯,我跟他談談。」

安小兔可不依了,她不在,萬一這男人在爸面前亂說怎麼辦。

「爸,我……」

「跟你媽去做飯。」安父沉下臉色威嚴道。

而安母則半拉半推將安小兔帶進廚房,順手把廚房門關上,防止女兒偷聽男人間的談話。

廚房內

安母邊將青菜丟給她洗,邊道,「別瞎緊張了。那男人一看就不簡單,讓你爸會會他,看值不值得託付,免得以後吃虧。」

他們兩口以前就想過,女兒以後要嫁給門當戶對的人,三觀和價值觀相同的,那樣的婚姻才能走得遠。

可這個男人一看就太過於優秀了,這讓她隱隱擔心,相信老公也是這樣的想法。

安小兔心想:她能不緊張嗎?要是爸知道她跟他發生過什麼......

不打斷她的腿才怪。

安母見她不說話,敲了一下她的額頭,又略帶責備道,「你之前說28歲之前不打算結婚,害我跟你爸還對你好說歹勸,就差沒把你綁去相親了……結果你倒好,偷偷交了男朋友不說,帶男朋友回家也不提前打聲招呼。」

安小兔表示寶寶心裏苦,但是寶寶不能說。

她心虛道,「這不是想給你和爸一個驚喜嗎?」

「去去去,沒有驚喜只有驚嚇。」安母嘴上是這麼說,可心底還是為女兒有這麼優秀的男朋友而感到很高興的,不過,也正是因為女兒的男朋友太優秀,她怕兩人不相配。

喜憂參半。

「媽,你不覺得他太老了嗎?」安小兔試探性問。

她才23,那個男人都31了,足足比她大了8歲。

典型的老牛吃嫩草!

便宜他了。

「哪兒老了?再說了年齡不是問題,身高不是距離,彼此看對眼就行了;倒是你,人家那麼優秀都不嫌棄你,你還好意思嫌棄他。」

安母不是覺得女兒不好,只是覺得未來女婿那麼優秀,怎麼就看上自家女兒的呢。

安小兔竟然無言以對,那個男人除了老點兒,各方面看着確實很出色。

不過她安慰自己:她年輕就是資本,她的資本跟他的資本相互抵消,那就平衡了。

做好飯後,安小兔端着菜走到用餐廳,見唐聿城目光朝這邊看來,她就突然想到被逼閃婚的事,很鬱悶說道:

「看什麼看?沒見過端菜啊。」

「你這孩子真是……」安母責備地拍了她一下,轉向唐聿城,歉意說道,「唐先生別介意,小兔這孩子,一抽風就愛亂說話。」

「不會。」唐聿城不以為然道。

安小兔觸及安父嚴厲的目光,微微低下頭,沒敢再造次了。

飯桌上。

「對了小兔,你媽媽說戶口本在你那兒。」安父吃着飯,邊問。

「咳咳——」

安小兔聽到『戶口本』這三個字,嚇得猛嗆了幾下,而身旁的男人則冷靜而迅速遞了杯水給她。

她接過水,暗暗瞪了他一眼:哼,貓哭耗子假慈悲。

肯定是趁她剛不在的時候,跟他爸說了什麼,不然她爸怎麼會問戶口本的事。

安父見她不說話,沉聲道,「小兔,爸問你話呢。」

「怎麼了?爸。」安小兔硬着頭皮問道。

「是這樣的,剛聿城跟我說……」

很顯然,經過剛才的談話,安父對唐聿城的態度有很大的改觀,現在直接喊他名字了。

「爸,你別聽他亂說,他說的不是真的。」安小兔急忙打斷安父的話。

怒想:如果今天成了她的忌日,她死也一定要拉這男人墊底。

「什麼不是真的?我話還沒說完呢,你怎麼就知道我想說什麼;小兔,你是不是有事瞞着爸。」

果然是親生的,安父立刻就聽出這其中有貓膩。

「不不不,我沒事。爸,您說,您接着繼續說。」安小兔慫慫地說道。

算了,早死早超生!

「是這樣的,剛才聿城跟我說了,他一直挺忙的,這次是特地抽出空來拜訪我們的;也希望趁着今天有空,先把證領了;婚禮的話,再慢慢安排。爸想了想,等會兒吃了飯,你就跟聿城去把證領了。」安父從容不迫,徐徐說道。

能讓安父放心把女兒交給一個才第一次見面的男人,可見唐聿城其中的厲害之處。

「不是……爸,你不再考核考核,不拿出你小時候折磨我那108式刁難刁難他嗎?」

安小兔急了,怎麼她進了趟廚房,她爸的態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了。

安母給了她一記爆栗,訓道,「不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都是耍流氓。小兔你找男朋友不就是衝着結婚去的嗎?現在人家唐先生願意娶你,你還擺架子矯情了是不?吃完飯趕緊給我去把證領了!!!」

安母從她老公的態度和說的話能看出,他對小兔這男朋友絕對是非常滿意,也絕對值得託付終身的。

這麼趕着領證,肯定是怕這優秀女婿被自家的女兒給嚇跑了。

所以,先訂下來再說。

這一刻,安小兔覺得自己不是撿來的,就是充話費送的,而唐聿城這男人才是爸媽親生的。

不然怎麼都不站她這邊,還聯手把她給賣了。

「媽,領證可以。」安小兔倔強地在做最後的掙扎,說道,「不過,沒辦婚禮前我還是住家裏,行嗎?」

反正證已經領了,這是不可改變的事實。

至於婚禮的話,哼呵……

「行。」安母看向唐聿城,問道,「那唐先生覺得呢?」


本文來源:http://mp.weixin.qq.com/s?src=11×tamp=1528335963&ver=923&signature=hdC-e4EjoAfjBbuuRJSCsdyMPb8THjVjDkNax5SkldnPbICBg1frA4Yal*6pLoaMTybakp3ndxIqJ8sM7jBm51FHT3830F0O-czbse5GrPGP3tPK1f24wUTRr3qFJ97h&new=1




Tag:
本文鏈接:http://www.ecshopsite.com/14401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