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顧 GSV 2018:MOOC的未來:模塊和堆疊

作者:Joy    發表日期:2018-05-21 22:24:16

在 2018 年伊始,Class Central 的創始人 Dhawal Shah 發佈了它所看到的 2017 年 MOOC 教育的趨勢時,說到目前 MOOC 行業的前 5 名,分別是 Coursera、edX、學堂在線、Udacity 和 Future Learn。在 ASU GSV 大會上,排行前四的 MOOC 巨頭的 CEO 們第一次同台,分享了 MOOC 在經歷了將近 7 年的發展,雖然經歷了種種質疑,但依然不斷自我演化的議程。以下,將結合圓桌上的一些精彩論點和芥末堆在海外的一些觀察,來說說 MOOC 瘋狂之後的發展。

(在 ASU GSV 2018 的會議上的 MOOCs Afters The 「Madness」 圓桌會議,從左到右,分別是 Louise Rogers, Strategic Advisor, GSV Acceleration Fund (Moderator) Li Chao, President, XuetangX; Anant Agarwal, CEO, edX;Vishal Makhijani, CEO, Udacity;Jeff Maggioncalda, CEO, Coursera)

作為長期關注教育界的資深人士,Louise Rogers 的問題十分犀利,第一個問題就直指核心:*現在到底是誰在推動 MOOC 的發展*,到底是學界、業界還是消費者本身?

可能這也是許多人對於 MOOC 質疑的一點,在今年 3 月份的西南以南大會的時候,人們就說到 MOOC 的用戶群早已發生了質的變化。從最初的高校主導,到後來的消費者主導(其實主要是求職者),再到現在的公司主導。可以說,現在 MOOC 平台都已經離 C 端太遠了,即使現在仍然是 2C 業務為核心的 MOOC 平台,所針對的人群也和最初的設定相去甚遠。Udacity 算是四位巨頭中,十分看重 2C 業務的,在強調自己學生屬性的時候,Vishal 也強調他們服務對象已經開始慢慢出現了一些特定的屬性:90% 以上的學員都擁有至少本科學位,同時在職人員的比例也遠遠超過 90%。

用戶群的變化背後是商業模式的探索。許多人都會開玩笑地說道,現在的 MOOC 「沒有一個 credit 是免費的了」,MOOC 早期的幾個的特徵也都逐步消失,大規模(Massive)、在線(Online),開放(Open,其實也就是免費)到現在應該就只剩下在線了。不過,收費也沒有影響到 MOOC 用戶的高速增長,Udacity 去年付費用戶增長了 500%,Coursera 的企業用戶去年的增速是 300%,edX 的發展也是非常迅速。

(MOOC 的變現路徑:從免費到證書收費、再到微專業、學分、在線學位以及現在的企業內訓,圖片來源:ClassCentral)

「MOOC 已經不能夠按照傳統去定義了,現在你需要在原來的 MOOC 用戶里去分層,不同的課程滿足不同的人需求」,edX 的 CEO Anant Agarwal 說到。早期的免費策略幫助 MOOC 建立了大量的用戶群,並普及了在線學習這樣一個新的場景,那麼接下來,MOOC 的學習將會為更加細分。「現在,Upskilling 和 rescale their life 是學習者最為重要的訴求,那麼 MOOC 平台就要試圖去滿足。」這也是為什麼目前 MOOC 的課程提供方也不僅僅局限於大學,還包括 Google、Amazon 這樣的大公司,而學習者也不再是簡單大學群體,而更加多樣。

Coursera 的 CEO 說,產品分層滿足不同用戶的需求,這也是 Coursera 目前的策略,「你可以在 Coursera 上拿到真正大學同等效應的學位,也可以為新的工作準備,當然也可以僅僅是為了有趣。」現在,這些 MOOC 巨頭們更加願意成為一個連接者,把大學,業界和學習者連在一起,創造出更多的可能性。

現在這樣的可能性被更多的壓在企業內訓上,希望能夠在這個巨大的市場裏分一杯羹(馬上這個企業內訓這個領域就會有一家上市公司 Pluralsight 的上市)。不過的關注點在於,這些巨頭都在強調,*目前 MOOC 運動中的這波企業內訓浪潮,不是由 MOOC 平台來推動的,其實也是從 B 端企業中主動提出來,而且是一種來自企業管理層自上而下的一種焦慮感*。Coursera 的 Jeff 就提到,他們最早的企業內訓項目是由歐萊雅的 CEO 提出來的,因為對於很多公司來說,事實上,「人才招募的成本遠遠高於一個熟悉業務的員工進行知識升級的成本」。

這點也得到了其他幾位 MOOC 巨頭的認同,edX 的 CEO Anant Agarwal 也說到,他們得到的企業培訓的需求,都來自公司高管,但是這樣的趨勢在慢慢地下沉。edX 和微軟的合作更像是自下而上的一次推動。edX 做了一個內部用戶的調研,發現用微軟工作郵箱註冊的用戶數超過了 1 萬,於是他們就主動和微軟的 HR 部門開始談合作,現在微軟已近更成為 edX 最為重要的客戶了。

另外,在這次的交流中,大家提到了 2B 企業內訓的業務推進也讓 MOOC 的課程設計往兩個方向發展:modularity (模塊化)和 stackablity(堆疊化)。許多課程被切分到更為細小的顆粒度,傳遞的知識也只有1-2個,而正是因為模塊化的內容設計,讓消費模式也變得更加靈活。

例如 Coursera 在給一些企業用戶提供課程服務的時候,會根據用戶的需求,將平台上的課程隨意組合,仿佛是樂高的各個不同的模塊,組合起來可以有多元的價值。Jeff 也提到針對公司的內訓課程並不是一個固定的模塊,公司可以在 Coursera 的課程庫里做選擇,自主決定課程內容,有些時候,銷售策略更是將自主權直接給到了公司員工,自主決定在課程庫中自己要提高那些技能。

另外,在消費內容上,雖然硬技能, 例如 Data Science、編程語言等等依然是現在 MOOC 平台上核心流量的來源。但是人文類的課程占企業用戶消費的比重非常高,例如領導力培養、語言學習等等課程。

雖然 MOOC 巨頭的奮鬥目標有很多一致,但是 Udacity 和學堂在線兩家在未來的道路,要更加有特色一些。不得不提到一下學堂在線,作為全球排行前5,唯一一個非英語的 MOOC 平台,學堂在線的發展真的讓世界矚目(順嘴提一句:這次在 ASU GSV 的主論壇演講中,學堂在線一共出現 3 次),但是相比與國外的 MOOC 平台,整體發展上,學堂在線在探索上仍然處於一個「滯後」的狀態,目前,學堂在線核心的用戶增長主要來自於與高校的合作上,2017 年增加了 100 萬用戶,而這個數字可能在 2018 年達到 1100 萬。與海外熱烈擁抱產業不同,學堂在線在 2B 業務上,算是剛剛開始起步,他們在 2018 年開始和美團合作,對於他們超過 50 萬的快遞員提供相應的培訓。李超也強調,中國市場和海外不同,企業內訓並不是一個成熟的市場,可能短期內都不會成為學堂在線的運營重點 。

不過,李超也強調了中國的獨特探索,尤其是在 MOOC 在混合式教學上所提供新的應用場景。基於移動的學習場景,將微信、MOOC、課堂討論等形式融為一體,在 MOOC 的應用場景上做出了一個新的道路。不僅如此,在未來的發展道路上,學堂在線希望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,他們將會探索在區塊鏈技術在教育認證體系裏的應用場景,成立一個學分銀行,進行更多的探索。

而 Udacity 開始的方向則是完全摒棄了大學在平台內容上的貢獻,繼承了矽谷非常「實用主義」的風格,在 MOOC 平台上走出了「前沿」+「實踐」的兩個特點。就在 ASU GSV 大會開始前的兩周,我剛剛在矽谷參加了他們每年針對學習者的大會 —— Intersect 2018,在那個時候,Udacity 推出了一個新的產品 —— Udacity Universe,構建出一個虛擬的真實世界,讓學生們可以將自己「飛行汽車」的代碼運用到真實的世界裏,雖然現在只有三藩市,未來則會增加新的城市 —— 杜拜。這樣的「實踐」在 Udacity 的其他項目中非常常見,例如無人車、機械人等等,都讓學生能夠機會在真實的世界裏看到自己的所學。

(Udacity Universe 界面)

可以說在經歷了 6 年多的發展,這個行業變得更加成熟,而且不同的公司則根據自己的優勢找到了不同的變現場景,猶如主持人 Louise Rogers 所說的那樣,行業依然在高速增長,依然有很多正在探索。

完整的視頻連結請移步:ASU GSV Summit: MOOCs Afters The 「Madness」 ,需要翻牆哦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本文來源:http://www.sohu.com/a/230089474_115563




Tag:
本文鏈接:http://www.ecshopsite.com/117588.html